【酒鱼】情动(2)



后来他们长大了些,都从懵懂无知的十一二岁孩童长成了十五六的清俊少年。
庄周和李白从他们那尚不发达的小村庄里边儿脱颖而出——其实倒也不算脱颖而出,只是二人天资比较聪颖罢了。李白在语文课上叱咤风云,庄周就在历史课上口若悬河。
要说庄周,大多数同学都对他既嗤之以鼻又多多少少有些敬佩的感情。毕竟并非每个人都能像他一般,课上不多时脑袋便轻点与周公相约,却又能在老师点着他时道出正确答案。若是非要说,庄周每一门科目除去历史也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可总分加起来就是让同学们望尘莫及。
而李白呢,大家对他就特别喜欢了。性格开朗,虽说有点儿小自恋吧,可人家就是有能自恋的资本。好看的眉眼,超强的综合能力与隽永清丽的文字,...

【酒鱼】情动(1)

“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秉承非我一贯套路的文章。

不喜勿喷。


后来李白走过大街小巷,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在他眼里不过都是芸芸众生。

无数人仰慕这位天下闻名的青年作家,送来纷繁宝物。夜明珠、鸽血红、和田玉,在那些人手上闪着漂亮的光。可他却未曾看过一眼。

“嗳,你说这李大作家到底喜欢什么?”有人悄悄问李白最好的朋友。

女孩子笑了笑:“与他相处一段日子,你就懂了。”

其实,在李白身边的人都心知肚明。

他所爱,所惜,所念,所想,不过是那一人罢了。


时间倒回二十三年前。

那时候夏夜很安静,蝉鸣很缠绵。


“李白...

【酒鱼】烟火

#酒鱼。附带露蝉瑜乔。

#姗姗来迟的古代设定情人节贺文。

#执笔非我。


这是入冬以来,难得的艳阳天。

约莫着是受了天气的影响,原本还畏畏缩缩的零落花枝竟挺直了背脊吐出几点桃红骨朵,在暖洋洋的阳光下显得分外好看。庄周倚在雕花窗前有一搭没一搭地打瞌睡,脑袋还一点一点的,倒是有了在夫子课堂上偷偷摸摸睡觉的小孩子的风采。他青绿的发丝同样随着他的动作一颤一颤,阳光气极了,它觉得这个人儿真好看真想抱抱他,实在不行摸摸头发也行呀,可庄周偏就不给阳光这个机会。


“庄公子!庄公子!”身着粉衫的小姑娘手里拿着封书信,讲究的缎子绣花鞋踏着尚未干涸的雨水荡子哒...

【酒鱼】桃李春风一杯酒

#酒鱼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执笔陆剪霜。


我记得那一天,江南的雨下得连绵而细小,落到一旁的荷塘里溅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天色阴沉,层迭乌云掩盖住了原本的湛蓝而徒留一片青灰。倒是没了曾经我与他相遇之时水光潋滟的光景。

怕是世人很难想到,青莲剑仙李白竟能与稷下学者庄周成为一对能够共谈世事同饮浊酒的知己。毕竟我与他看起来距离如此遥远且难以接近,再加上我俩从未刻意大肆宣传过彼此的关系,不知道也是在所难免的。

大抵是十年前吧,在这江南湖中亭,我俩相遇了。

正是春光明媚之时,春暖花开,翠染柳梢,花满枝头。


十年前的我倒的确是没有现在这般正经做派的...

【吕蝉】圣诞恋歌

#圣诞恋歌

#吕蝉

不绿,放心食用。

执笔陆剪霜。


又是一年圣诞节。家家户户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貂蝉哼着《铃儿响叮当》,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本来是准备着要给吕布的帽子。这顶帽子是她前几天找了最好的裁缝用厚实的料子一针一线缝成的,还特意依着貂蝉的意思加上了骚包的红色丝带和配饰。完了吧貂蝉还觉得不够,又给添上了一对儿毛茸茸的红色鹿角才罢休。

她手里转着帽子,稍有些烦躁地在家中踱步。已经很晚了,吕布还没有回来。貂蝉不仅仅是担心,打心底里还有些委屈。

——妾身明明好早以前就跟他说了圣诞节要和他一起过的!

想到这里貂蝉撅了嘴,泄愤一般把那帽子扔在地上。结果又叹了口气,怏怏捡...

久雨初晴。
酒鱼。
执笔陆剪霜。
江南水乡的小故事。

庄周出生在一个普普通通的江南小镇子里。就如同这儿大多数的人家一样,他们家里边也是靠着捕鱼为生。他还记得小时候邻家有一个跟自己玩得特别好的男孩子,名字叫李白。
他依稀记得那男孩子的样子——直挺的鼻梁上方是一双装满了星子的眼睛,嘴唇有点薄却特别好看。那个男孩子是镇子里一群小孩儿的领袖,常常带着一队孩子在镇子里叱咤风云。不是去偷些镇子尽头阿伯家的米酒来喝,就是大摇大摆地在有主的荷塘里大采特采莲蓬。完了吧还特意在主人面前嚼那些水灵灵的莲子,待到主人没法儿忍操着一口软绵绵姑苏方言骂他们时又笑嘻嘻跑开。而主人又念着这是帮小孩子又没办法计较,只能苦笑着摇摇头。...

「酒鱼」比翼鸟与连理枝。

#比翼鸟连理枝
#重拾酒鱼
戈焉。

李白依稀还记得自己在那个十多年没回去的家里养过一条鱼。
此鱼非彼鱼,而是一个父母在孤儿院里捡来的小孩子。这个小孩子模样乖巧性格温顺,除了喜欢睡觉倒也没什么可挑剔的。当然,这只是在李白的父母看来。李白自己是特别讨厌这个小孩子的。像个闷罐子一样什么东西都倒不出来,叫他出去玩儿也不出去,想跟他聊聊天吧聊着聊着人家就睡着了。没劲,是真没劲。
李白的父母自然是不会无缘无故抚养一名孤儿的。院子里的那株夫妻树枯萎得厉害,连叶子也一片一片打着哈欠慢悠悠地顺着风掉下来。他们紧张得不行,毕竟这株夫妻树已经成了李家的一个传统,李家每一代新人结婚时都要到这株树下拜上一拜方能受到老祖宗的祝福。...

采茶纪
紫霞x至尊宝
#私设采茶女紫霞x村头混小子至尊宝
#灵感源双笙《采茶纪》
这两个人真的好可爱啊!为什么要发刀子,这么可爱的两个人都不舍得虐了!
陆剪霜,1929509528。

紫霞和至尊宝相识已久了。
自从——在这儿用自从这个词语似乎不太恰当。总之,他们俩都还在自家娘亲肚子里时,就已经认识了。
指腹为婚当然说不上,却也与那意思差不多了。紫霞和至尊宝都还懵懵懂懂,自家娘亲却已经笑吟吟地把自己的未来都已经规划好了——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
在以后漫长的日子里,紫霞对这种所谓完全服从于家庭的人生嗤之以鼻,而至尊宝却乐从中来。他还巴不得自家娘亲能够再进一步,直接把婚事儿给定了。
是的,至尊宝喜欢紫霞,这是村里每个小...


李白x蔡文姬成年

戈焉。
灵感源炎亚纶《纪念日》mv。

夏日的蝉鸣毫无预兆地撕扯开炎热得凝固的空气,李白在林荫道上骑着单车,黏腻的汗水把棕发粘成一个崭新的发型。
他腾出一只手来把领子向下扯了扯,心里思索着得骑快一点儿不然昨天洗的头又白洗了。可是他没有想到夏日的午后虽是酷热难熬但林荫道下却万分凉爽还透着丝丝缕缕的倦意,李白甚至怀疑是否有什么调皮的精灵给自己施了法术让他忍不住想睡觉。
算了,睡就睡会儿呗。
李白懒懒打了个呵欠。他本来就是个随性的人,随手将单车停在树下就靠着车把手打起盹来。殊不知一个淡绿色身影悄悄接近,攥着录音笔偷笑着将笔头凑近李白的鼻子下边。
“呼噜……。”
听这呼噜声。
蔡文姬唇角漾开一丝

【赵吕】Animals


戈焉。

蝉在一个小树林里捡到了一头奄奄一息的形似狼的生物。
布拉德家的小姐总归是带了些许孩子心性,尚未分辨它究竟身上是否带有毒药便迫不及待地将它带回了城堡让医生治好它。
“这狼伤得有些重。”扁鹊这样说着,将兽类专用的消毒液敷在它身上那些显著的伤口处。令人惊愕的是,狼的伤口在接触到消毒液时竟开始一点一点地腐化。扁鹊用棉签快速清理掉消毒液,一双深蓝的眸子注视着已经有些惊惶的小姐:“它不是狼,是狼人。”
怪医呼出口气,长得诡异的嘴角莫名生出一丝微笑:“布拉德老爷嘱咐过我,只允许我救治吸血鬼与兽类,拒绝任何其它种族的生物进入城堡。这一点我想你是知道的,小姐。”
“是……。”蝉愤愤咬了咬牙。父亲的命令是无法违抗的...

1 / 2

© 非我 | Powered by LOFTER